游戏平台 > 社会新闻 > 国内外美学家碰撞出火苗拉动中华知识走向世界 东西方音乐对话“新加坡之春”

原标题:国内外美学家碰撞出火苗拉动中华知识走向世界 东西方音乐对话“新加坡之春”

浏览次数:192 时间:2020-05-01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昨晚,南欧老牌乐团塞尔维亚广播交响乐团为第36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演出中国专场。他们演绎了中国作曲家许舒亚、徐孟东、叶国辉、陈牧声、周湘林的5首原创作品,这些选自去年上海之春的开幕演出中华创世神话原创作品音乐会。外国乐团演绎中国作品,碰撞出不同的火花。

“这些年我们一直强调请进来、走出去,但大部分是请进来,走出去相对少。‘上海之春’是中国最古老的音乐节,既然是国际音乐节,就不能局限于国内,也应致力于推向海外。”作曲家许舒亚说。

▲“中华创世神话”原创交响音乐会现场

今年上海之春的舞台上,类似的跨文化音乐交流不少。今晚,兰州交响乐团将在上交音乐厅演绎俄罗斯作曲家布列沙克维克多瓦西里耶维奇全新创作的交响乐《敦煌与丝绸之路》。4月13日,指挥家吕绍嘉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演绎波兰作曲家潘德列茨基的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这些宝贵的音乐实践,是当代音乐与传统音乐,世界音乐与中国音乐的对话。观众也将在这里开拓艺术眼界,领略音乐的多元魅力。

今年年初,来自德国、意大利、塞尔维亚的三个乐团分别联系“上海之春”组委会,热情表达了参加音乐节的意愿,在敲定档期和剧场后,有着82年历史的南欧老牌交响乐团——塞尔维亚广播交响乐团最终来到了上海。

这是一场十分“特殊”的演出。

让外国乐团成为中国文化使者

受上海音乐家协会邀请,4月10日晚,塞尔维亚广播交响乐团在东方艺术中心登台,这一晚,乐团齐奏的是许舒亚、徐孟东、叶国辉、陈牧声、周湘林等5位上海作曲家的作品。

4月10日晚,东方艺术中心,由塞尔维亚广播交响乐团带来的“中华创世神话”原创交响音乐会在这里激情奏响。盘古开天、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熟悉的中华创世神话故事转化为交响音乐的世界语言,再由西方乐者依照他们的感受与理解诠释呈现——东方与西方在这里交汇,南欧老牌乐团与中国原创乐曲的此番碰撞,有种别样的新鲜感与震撼力。

在昨晚的中华创世神话原创作品音乐会上,五位作曲家的作品分别以《盘古开天》《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牛郎织女》《鼎定天下》为题,传递中华民族的创世精神。作曲家们运用不同的乐队编制,呈现出让人惊喜的多元风格。

5部作品分别为《盘古开天》《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牛郎织女》《鼎定天下》,均以西方交响语言书写“中华创世神话”,在去年“上海之春”的开幕音乐会上,它们曾由上海交响乐团首演,初试啼声。

图片 5

上海之春历来是扶植新作的舞台,但中华创世神话原创作品音乐会连续两年上演,实属罕见。上海音乐家协会主席许舒亚表示,再演是希望加大上海之春原创作品的国际推广力度。他还透露,德国、意大利、塞尔维亚三个国家的乐团表现出参与的热情,但最终因为档期选择了塞尔维亚广播交响乐团。要请进来,也要走出去,这才能体现上海之春的国际性。

“很高兴能参加‘上海之春’这样古老的音乐节。这是一场很难的音乐会,5部作品来自5位中国作曲家,我们因此了解了中国当代音乐的发展,以及中国音乐和西方音乐的异同。未来有机会,我也希望能在塞尔维亚演绎这些作品。”指挥家博洋·苏季奇说。

▲“中华创世神话”原创交响音乐会现场

外国作曲家眼里的中国充满惊喜

博洋·苏季奇是塞尔维亚最有名的指挥家,当晚挥完5部作品后,他在返场时又加演了一曲《我的祖国》(选自电影《上甘岭》),面向观众,一边指挥一边用中文演唱,将音乐会推向高潮。这个设计完全出乎“上海之春”的预料,因为在此之前,乐团并没有透露这个安排。

创立于1937年的塞尔维亚广播交响乐团是塞尔维亚最具代表性的管弦乐团之一,以传承和培育国家音乐遗产以及世界优秀作品为宗旨。该团的首席指挥Bojan Suđić则是当今塞尔维亚音乐界最顶尖的指挥家之一。

波兰作曲大师潘德列茨基的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令上海乐迷期待已久。这部作品更接近一部声乐套曲,歌词是八首中国诗歌的德语译文。作为东西方文化的对话,这场音乐会将由上海乐迷熟悉的指挥家吕绍嘉和上海交响乐团本乐季驻团艺术家托马斯鲍尔共同演出。《中国诗歌》用交响乐的形式、现代的作曲技法令人惊喜地诠释了中国古诗词的魅力,其中蕴含潘德列茨基对中国诗词、中国文化的热爱。

“以前都是中国人讲中国故事,现在是外国人讲中国故事,有异域色彩,但根还是中国的。”指挥家周湘林说。

Bojan Suđić之前也曾访问过中国,但携团参加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却还是第一次。虽然因为日程安排紧张,还没机会深入感受这座城市的细节,但上海的生机与活力还是给他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外国乐团以前都是演《良宵》《二泉映月》等中式小品,作为一种装饰,像这样以中国交响曲为主的音乐会并不多。我们一直说要讲好中国故事,更要让世界范围内的优秀乐团来讲。”

作曲家徐沛东说,和戏剧、歌剧等讲究词汇的艺术相比,交响乐是最容易沟通的语言,因为交响乐是无国界的,“乐团很能理解我们,充分表达了作曲家的创作意图,即便我用到了中国式的‘滑音’,指挥也会很激动地指出来,‘这就是中国的’。”

音乐节的规格非常高。这里集合了许多著名的乐团,许多杰出的作曲家,能够有机会在这里演出,我们觉得非常荣幸。尤其是能够在中国观众面前演奏中国的音乐作品,我也觉得十分光荣,且很有意义。

徐沛东坦陈,如今世界各大乐团演出最多的还是贝多芬、莫扎特、勃拉姆斯这一类作曲家的作品,即使是乐团本国现当代作曲家的作品,他们也很少演,“现在这种状况有所好转了,他们开始演中国作品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来中国之前,乐团就在塞尔维亚做了认真且充裕的排练,来到中国后,作曲家陈牧声观察,“乐团对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充满兴趣,对中国文化充满好奇。”

本文由游戏平台发布于社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外美学家碰撞出火苗拉动中华知识走向世界 东西方音乐对话“新加坡之春”

关键词:

上一篇:男孩得怪病每天牛饮15公斤水 导致内分泌失调

下一篇:没有了